所在位置:首页 > 创业课堂<<返回

80后大学生夫妇回乡创天地

发布时间:2017-06-08 21:56:56  来源:

2013年被称为“史上最难就业年”,至今,仍有不少毕业生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。大学生的就业机会就真的那么少吗? 

在栾城县鑫丰种植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王雪娜和崔晓磊看来,农村的创业天地更宽广。从2007年毕业、2008年两人结婚、开始“新农民”的创业之旅,到今天,合作社已经拥有48家分社、辐射全县167个村、服务面积超10万亩农田。两人愈加相信,有想法、有能力、热爱农村事业的年轻人,一定会在新农村建设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。 

1扎根:从大学生变身“新农民” 

凌晨五点钟,大多人还在熟睡时,王雪娜手里拎着麦克风,崔晓磊扛着音响,径直出发去城关镇的西不落营村了。目前合作社的社员数量不少,但每个村入社的数量并不平均,他们要争取为合作社招揽更多社员。 

当下,合作社的建立门槛并不高,合作社在县里随处可见,在栾城,五家农户联名到工商局注册,就能申请成立一家农业合作社。农业合作社数量虽然很多,但质量良莠不齐,农民并不清楚哪些合作社能给自己带来实惠。 

合作社到底在农村扮演什么角色?在农民眼里真的是五花八门。王雪娜觉得,单纯以合作社的名义销售农资产品,没有技术和服务的属性,称不上是合作社。因为合作社管理的一定是土地,这是未来农业产业化、家庭农场的基础所在。“我们的合作社一直都强调要带地入社,然后农资、喷药、播种、收割,都会形成完善的服务链条。”

对农村合作社发展有相对成型看法的王雪娜,在6年前大学刚毕业时,还对农村的一切不是那么熟悉。她清楚地记得,当时跟同学一起去植物园玩,误把路边的小麦田当成了韭菜园。 

直到2008年6月,她嫁给了同学——来自栾城的崔晓磊,才开始跟农村打上了交道。从小一直都喜欢销售这个挑战性行业,王雪娜在毕业初始去了一家汽车4S店做销售。崔小磊不断说服她,给别人打工不如自己当老板,“当时一直有个创业梦,这个说法很打动我”。 

2008年,崔晓磊的父亲经营的农资小店已有几十年,终日进行着送货、收款的单一模式,这种粗放的“夫妻店”,也是当时的农资销售主流方式。当王雪娜小两口回来之后,开始雇佣司机帮忙送货;随着农药化肥销量攀升,国家又鼓励合作社经营,夫妇俩开始成立合作社、购买先进的农机具。 

在村里待得时间久了,农药化肥销售得多了,才逐渐明白农民的真正需求。村里鲜明的“儿童、妇女、老人”年龄结构、留守妇女的耕种习惯都决定了对合作社更为依赖,不仅要提供周全的农资服务,许多时候还要超越农资买卖关系,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技术指导。 

王雪娜认为,现在农资产品质量基本上都能过关,以后合作社的竞争主要存在服务水平和技术指导能力的差异上,自己笃定要做农资配送领域的“海尔”,“因为海尔深入人心的就是服务水平高。” 

2融合:靠诚信赢得村民信任

让王雪娜和崔晓磊意外的是,回到农村后发现,最大的问题不是技术障碍,而是他们并不熟悉农村环境。“当时,崔晓磊去村里发展社员,村里人直接问他,你咋花那么多钱读书又回家接你爸的班了?” 

王雪娜介绍,前段时间某家生产化肥的上市公司招聘大学生到农村驻点,结果一个都招不过来。甚至许多相关专业的大学生,谈到回村里工作,也是很不愿意。农村现在依然盛行一种主流观点,即上大学的目的,就是离开农村、去城市生活。家里花钱供一个农村娃接受高等教育,是希望他将来能摆脱农民的身份、农村的环境、农业的工作。如果继续做农资、做合作社,产业不管做得多大,依然得不到认可。 

为加大合作社的耕种面积和服务力度,王雪娜的合作社购入一批大型自走式喷药机。有的社员看见喷药机轱辘太宽,担心把苗“压坏了”减产,拒绝让机器开进自家地里。升级了新设备却得不到社员的理解和支持,王雪娜格外着急。后来当地的分社负责人召集社员到自家地头参观使用情况,大家一看根本没有压坏地苗的可能,就放心让机器开进了自家地头。 

新设备推广过程中的波折,让王雪娜感触很深。后来她了解到,在栾城曾出现过“忽悠团”,本来只是含四个养分的辅助肥料,却被企业大肆宣传为有机肥,价格便宜还附赠奖品,农民们纷纷掏腰包购买,最后粮食减产、苦不堪言。这也让她更加清楚长辈的叮嘱,在农村市场,没有信誉的人做不了农资买卖。 

数量众多的合作社竞争激烈,有的竞争对手并不按市场化竞争方式“出牌”,让她很不适应。但她同时觉得,市场环境也必须要改变,才能适应农民的现实需求。“今年我们倡导推行‘种肥同播’的模式,我们自行购买设备,节约的是农民租赁机手及设备的成本,盈利靠农民选购我们的农资产品。最终得到价格实惠的依然是农民。” 

“有些农民入社比较犹豫,我们商定的解决模式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入社,尝到甜头后,再带动其他人入社。”现在,王雪娜两口子尽可能用规范管理来树立合作社的信誉,和农民深度融合。他们通过统防统治模式打理的小麦目前达到5万亩,和每一个合作的农户都签订了委托管理协议,在协议上详细约定了双方权利和义务,并且单独成立规范的档案,为以后用药、施肥做科学依据。 

3期待:盘活农业产业一盘棋

作为合作社的元老成员,崔晓磊的父亲提及这对“80后”农民有很多期待。“农村是个广阔天地,现在最紧缺的就是有想法、有能力的年轻人。合作社要发展壮大,需要更多创新才行。” 

高等教育的背景,让王雪娜和崔晓磊有了更多规划和想法,坚定了合作社走公司化运营、规范化管理的思路。

“下一步我们要想方设法招聘一个经验丰富的财务会计,把我们某一个季节和项目达到的毛利和净利润算清楚,这样我们就能分析出利润的结构、成本如何控制了。”特别是在合作社规模扩大过程中,两人意识到当前的经营模式还是过于粗放了。农资销售是薄利行业,用人、采购设备必须要考虑投入和产出;每年业绩要上台阶,才能支撑合作社的健康运营。 

扩大规模发展还要从工作环境方面下手。王雪娜和崔晓磊计划着综合一体化的办公地点,包括一座合作社主社、大型技能培训会议室、合作社员工的办公室、农资及设备的库房等。在今年4月27日,为了给全社140多名机播手培训种肥同播技术,他们只能到饭店大厅租借场地开会。

一亩小麦的经济产出非常有限,但万亩小麦的经济效益会非常可观。王雪娜认为,土地流转一定是未来农业的发展方向,所以开始购置大量机械设备做前期准备。“我们现在想争取一个土地托管的示范村,让村里老百姓看到土地流转出来产生的巨大经济效能。” 

王雪娜笑言,他们把自己当前的状态称为“二次创业”。不仅要把合作社的规模扩大,更要关注农业的现代化发展趋势。“本地市场还是太小,不能局限在农资销售这个层面上,毕竟我们的农药销售已经覆盖了栾城和周边的10万亩田地,扩大规模的边际效益很低了。” 

同样的一片土地,选择种植的作物不同、打理方式的不同,产出效益会有巨大差别,王雪娜和崔晓磊开始考虑投入高附加值的观光农业。“城里人对农产品要求越来越高,既要美观,又要无公害。这就是我们的市场空间。” 

关于未来,王雪娜坦言,还需要再探索,特别是学习在农业舞台上更优秀的人是怎么做的。“我们俩最近想去浙江海宁考察下,那边的家庭农场做得特别成功。相信有一天,我们也会有自己的家庭农场。”